您的位置::泰迪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关注失地失业农民生活有多难贵溪

时间:2019年10月09日

近年来,在安徽、江苏等省农村,随着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的加速,因征地造成农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、就业没有着落;在一些地方,强制性征地、克扣法定补偿、推诿就业安置等问题,需要引起高度重视。

基层政府对承包地想动就动、想补偿多少就补偿多少

在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前新宅村,记者在66岁的农民张桂生低矮潮湿的屋中看米瓮、揭锅盖,只看到了一袋约几公斤的面粉和桌上一碟霉味扑鼻的腌咸菜。

“每人有多少耕地?”记者问。

“原来全村人均一亩多地。机场建设征地后,每人剩下不足两分地。”张桂生答。

“征地是怎么补偿的呢?”记者问。

“开始时,村干部说每亩补6500元。占了地后就变卦了,零零星星地发钱,农民到当地政府上访一次,上面就发点钱。1994年机场建设后,农民上访就没断过。补偿了二十多次,加起来每亩也不足3000块钱。”张桂生说。

“耕地被征了,有没有安排就业的?”记者问。

“地一占,农民就被一脚踢了。全村没一人被安置就业。我只好到城郊蹬三轮车拉货,现在一天也就挣三四块钱。”张桂生说。

记者来到靠强制性征地近3000亩建起的阜阳机场,停机场空寂一片,候机楼内遍地狼藉、积尘很厚。在机场角落里种苗木的村民嘲弄地说:“一年飞不了三架飞机,飞机场还不如改成养鸡场划算。”

记者在采访时,许多农民提出:中央反复重申,赋予农民30年耕地承包权,让农民吃“定心丸”。可现在基层政府对承包地想动就动、想补偿多少就补偿多少,根本不跟农民商议。

安徽省阜南县三塔镇扩建、办厂占去了大量良田。塔北村余立军的5亩承包地被占掉2亩多,供镇里建设保鲜库等三家企业之用,开始时每亩补贴300公斤粮食,按集市价格抵交他该纳的税费。现在厂子早垮掉了,7年多的补贴已成了泡影。他的2亩多承包地仍被企业的住宅区霸占着,他四处奔走却投诉无门。

土地被征,多少人农民不像农民、市民不像市民

福州市仓山区潘墩村1000多农民中,有700多人因征地失去耕地。失地农民有的去外村承包土地,有的骑摩托车非法拉客,有的则到处上访。该市马尾区儒江村村民倪仕炎说:承包地全被征掉了,我们现在是农民不像农民、市民不像市民,出门是宽阔的马路、抬眼是工业厂房,虽有路可走、但无地生存。

基层政府热衷于征地,在于可以低征高出、以地生财。湖北襄荆高速公路荆州段给农民的安置补助费是每亩500元,仅为法定最低标准4800元的10.4%。浙江省上虞市2000年土地出让收入为2.19亿元,可付给农民的征地补偿费仅为可怜的591万元,占2.7%。

征地补偿费被层层克扣

征地补偿费还经常被层层克扣:湖北襄荆高速公路征地补偿费下拨后,被省襄荆公路指挥部克扣837万元、被荆门市指挥部克扣1502万元、被荆门市东宝区克扣190万元、有关乡镇共克扣1192万元,这笔补偿费到农民手中之前已被截掉了45%。

剥夺农民土地利益,只为“廉地引商”

一些干部说到建设,往往只把搞开发区、搞房地产当作建设,反映到征地上,就是认为剥夺农民土地利益是应该的、是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必然需要,否则就要耽误发展、错失机遇,因此不惜牺牲农民利益,普遍以压低地价的“优惠政策竞赛”来招商引资。还有的干部只讲“为老板铺路”,不讲“为农民服务”,宁可得罪农民也不愿得罪投资商。在安徽省的一些地区,搞“廉地引商”,普遍低估农民耕地的收入。

城市化速度愈快失地农民难题愈突出

国土资源部提供的数字表明,2002年上半年群众反映征地纠纷、违法占地等问题的,占信访接待部门受理总量的73%,其中40%的上访人诉说的是征地纠纷问题,在这之中又有87%反映的是征地补偿安置问题。国家信访局去年受理土地征用的初信初访4116件,大部分聚焦在失地失业问题上。从地区分布看,浙、苏、闽、鲁、粤五省占了41%。这意味着城市化和工业化速度愈快,失地农民难题就愈突出。

安徽、江苏等省土地问题专家和基层群众普遍认为,货币化安置的通行做法不能使农民“失地有业”,农民也无法用这么低的补偿去创业。因此,按市场机制配置土地资源,进行征地制度创新,解决好失地失业农民问题已刻不容缓

信息来源:新华社中国农业网编辑

阀门气密封试验台价格

气体泵

制动管膨胀量试验台

消防器材检测设备

友情链接